·回到首頁 你的位置-->內容頁           ★★★ 【字體:

陳大剛:一舟輕雪的“粉絲”

文章來源:川南在線 更新日期:2019/9/5 11:53:13

  “一舟輕雪”是一個網名。看到這四個字,我猜你基本上會有幾個美妙的念想:一,此人是女性;二,此女應該生在江南水鄉或是成都平原,而且還應該是一我見猶憐的纖弱女子;三,此女詩心萌萌的。

  關于第一個念想,恭喜你想對了!她真是一個女性,叫鄒雪紅。

  關于第二個念想,恭喜你,因“輕雪”一詞誤導,你想錯了!此女子生在雪域高原——甘孜藏族自治州,藏族名字叫“扎西曲珍”。今年8月在“跑馬溜溜”的康定,我見到了剛出道時教的學生,聽說我要去會鄒雪紅,他第一句話就是——“一個女豪杰!”然后就介紹她的江湖往事。1996年鄒雪紅從瀘州警校畢業分到了新龍縣博美鄉派出所,而他當時是新龍法院的法官。博美鄉雖是海拔3000多米的高原,但卻是有幾千職工的甘孜州新龍森工局大本營,影院、歌廳、醫院、市場一應俱全,繁華如城。這就如同東北大慶本是一荒原,由于油田開發就成了城市一樣。社會治安亂,大街上常常有混混尋釁滋事。鄒雪紅巡邏中看到就要管,混混們欺她是生人,又是女子一枚,酒氣熏天中居然出手,要給她來個下馬威。鄒雪紅一套擒敵拳正好投入實戰,來一個摔翻一個,來兩個摔翻一雙,并視其劣跡作為,依法或治安或刑事拘留。幾個回合摔下來,居然把博美鄉治安“摔”清靜了。

  鄒雪紅一套擒敵拳走江湖的豪氣,讓我想到了清末民初俠女秋瑾在《滿江紅·小住京華》一詞中的“自畫像”——“身不得,男兒列。心卻比,男兒烈!俗子胸襟誰識我?”我相信如果她倆生在同時,必會加為好友,成為藏漢民族大團結的標志,共乾坤日月。

  關于第三個念想,恭喜你想對了!網名中“舟”諧音鄒姓,“雪”當然就對應了名中的雪,很用了一番心思,且頗有詩情畫意。兩天后見到鄒雪紅,當知道我是瀘州來的后,她說自己警校一閨蜜也在瀘州。巧了,那閨蜜正好是我同事。一個電話過去,分明感覺得到閨蜜在電話那頭跳了起來——鄒雪紅與我同寢室,不只是擒敵拳年級第一,這個來自丹巴的藏族女子還會寫詩。當年我們大多數女生一天到晚沒心沒肺傻不拉幾瞎鬧時,她卻一個人津津有味看徐志摩的《新月》詩。人又長得高挑可愛,唱歌、跳舞、畫畫、攝影樣樣來,是學校的文藝“網紅”,鏗鏘玫瑰一朵。

  本來還有第四個念想,就是她目前的身份。由于這是一個美麗的陷阱,知道你就是打破腦殼也想不出,所以我就不故弄玄虛了——甘孜藏族自治州德格縣副縣長兼公安局長。女副縣長在中國一抓一大把,但女公安局長尤其是藏族女公安局長卻是稀罕物——甘孜是有史以來第一個!四川藏區目前也是唯一,不是之一。乖乖,沒嚇你一大跳吧?

  如此“一舟輕雪”,想來必有不少粉絲。比如我學生就是,他說天下警察要都如鄒雪紅,晚上睡覺不用關門。她閨蜜也是——“雪紅讀書時就是我的偶像。”我因二人說的事,也瞬間被她“俘虜”。當我走進德格后,發現這里簡直就是她的粉絲基地。

  2017年11月,鄒雪紅在德格走馬上任,還不到半年,一聲槍響將德格縣打進恐慌——光天化日之下,浪多鄉村民久某被人槍殺在草山上。消息生了兩支快腳到處亂跑,人心惶惶,社會各界將眼光齊唰唰投向公安局,尤其是投向她這個新上任的女公安局長。壓力如山大,在“烽火連三月”的公安這行摸爬滾打了二十多年的鄒雪紅,深知只有早日破案才能化解恐慌,平息詰難;只有早日抓獲歹徒,才能格殺他可能對人民群眾生命安全帶來的潛在威脅。

  “為德格警方尊嚴而戰!”精兵強將調集,專案組成立,鄒雪紅任組長,親自制定案偵方案,發揮新龍博美鄉初出茅廬擒敵拳的光榮傳統,身先士卒一線摔打。7月12日,“5·21”持槍殺人案成功告破,犯罪嫌疑人根某、松某被押解到縣城時,群眾傾城而出圍觀——“惡有惡報”“這女局長有殺氣”“晚上出門放心了”!

    “德格”藏語意思是“善地”。鄒雪紅對這個“善”的解讀是——“高原海拔再高也高不過人民群眾利益!”了解到阿須、溫拖、玉隆片區偷牛盜馬猖獗,數十頭牛馬被盜,“兵荒馬亂”中甚至出現人畜共寢防盜,鄒雪紅立即組織黨委成員召開“偷牛盜馬案件攻堅會”,以黨委名義下達督辦令,要求限期破案,她自己則出任專案組長。

  天上地下網絡視頻監控系統齊出動,治安卡口嚴密排查,專案組一線追殺,短短一月之內就將近年來危害德格、石渠、甘孜三縣十多個鄉鎮的偷牛盜馬團伙一網打盡。作為副縣長,鄒雪紅是中扎科鄉扶貧工作第一責任人。她把幫扶對象稱為“我的親戚”,先后二十余次到“我的親戚”家中訪貧問苦,親自寫了3篇中扎科鄉脫貧攻堅專題調研報告,落實了二十多項幫扶措施。2018年,“我的親戚”有755人摔掉了窮帽子……

  如果說那些贊嘆“這女局長有殺氣”的市民,那些曾在風雪中與牲畜同宿、重新回到溫暖的帳篷安睡的牧民,還有中扎科鄉那些摔掉了窮帽子的“我的親戚”是鄒雪紅的“粉絲”,有些牽強,但說以下這些人是“粉絲”,應該實打實——

  刑警隊輔警長噶絨多吉:德格縣有輔警100多人。長期以來,我們都有一種自卑心理,總覺得低人一等,總覺得社會小瞧我們。鄒局來后,大家感到在她眼中我們與公務員身份的警察一樣,都是正規軍,都是用青春和生命守護善地德格平安的好弟兄。在她主導下,縣政府出臺了《關于規范縣公安局警務輔助人員管理工作的實施辦法》;縣局一口氣制定了《嚴管厚愛輔警隊伍二十條措施》《輔警層級晉升辦法》四五個文件,每條每款都在為我們的經濟待遇與政治待遇大聲疾呼,都在鞭策激勵我們成長,讓我們有尊嚴有目標。輔警周陽父親高位截肢,全家生活難以為繼。鄒局知道后,多次跑縣民政局、紅十字會、總工會,并帶頭募捐,籌集6萬多元善款讓周陽一家渡過難關,還搬進了新居。輔警弟兄們說,再不把工作做好,就對不起這些文件,對不起鄒局,干脆脫衣服走人。

  辦公室主任黃飛虎:我一向對自己的寫作感覺良好,但第一次送材料給鄒局,就讓我一臉通紅,大到構思、小到標點符號,被改了20多處。她下基層調研,一路都在同我探討各類公文寫作,探討辦公室工作怎么當好參謀助手。說是探討,其實就是教我怎么做,感覺她不是領導,而是大姐和老師。我這兩年的收獲和提高,超過了之前許多年。不僅是我,政工、指揮中心、交警等部門負責文字工作的同事都有這種感受。佩服鄒局還有一條,就是深入基層接地氣。她一到德格,就用一個多月時間馬不停蹄跑全縣每個鄉鎮了解民情,調查治安狀況,研究警力布局。從與西藏江達縣隔金沙江相望的卡松渡鄉,到格薩爾王故里阿須草原,到雅礱江兩岸,有時一天驅車五六百公里,車上七八個小時。正是嚴冬,海拔四五千米的高原上氣溫零下十多度,比家用冰箱冷凍室還低,而德格縣的面積比她當年上警校的瀘州三區四縣加起來還大。

  政工監督室副主任王書帷:印象最深的是鄒局辦公室燈光。只要她在縣城,辦公室的燈基本上要亮到后半夜。有一同事因自小寄住姨媽家,姨媽國慶要到康定,希望見她。9月29號晚上,她硬著頭皮去找鄒局請假,可一抬頭看到鄒局辦公室燈光,就打了退堂鼓——人在陣地在,國慶、春節這些大假鄒局都帶頭值班,實在開不了口。我和鄒局是微信好友,平時她樂于在朋友圈中與我們分享一些養身或生活中的小常識,時不時還要調侃幾句,比如,發現我曬的照片胖了時,她會玩笑般提醒“小朋友,要少吃多鍛練喲”。我們給她留言,也可以毫無顧忌。

  交警隊隊長尼擁:我比雪紅大兩歲,個頭高她一截。她的豪爽和雷厲風行很投我的緣,所以我們成了一見如故的閨蜜。工作上我把她當領導,生活中我把她當妹妹。高原交通安全這一塊事多責任大,我是真怕給她添麻煩,也怕她說我一句半句的,臉上掛不住。我帶領弟兄們沒日沒夜干活,大的方面說是責任,小的方面說是私心,就是為她分憂。有一次看到她在圈中發的帖子“真心給自己點個贊:白天忙得像狗,希望時間拉長再拉長;失眠閑得像豬,巴望時間縮短再縮短。白天擠時間想睡二秒,晚上卻躺在床上睡不著:減瘦節奏。”我心疼得寫不出字來,只用發抖的手給點了個贊……

  尼擁是一米八一的女漢子,說話行事一股子江湖豪氣,自小在四川海拔最高的石渠縣長大,十多年前患上了當地一種不治之癥“包蟲病”,個人生活也不盡人意,這些年一個人單身。有一件事讓尼擁心服鄒雪紅:在海拔5050米的雀兒山下,有一地名為錯阿的死亡彎道,近些年發生交通事故40余起,死傷近百人。鄒雪紅來后,要求立即設置耐磨損金屬減速帶,到目前為止,這一讓過往駕駛員“談虎色變”的道路天地人和,未發生一起死傷人交通事故——“我當時就沒想到這樣做”,尼擁很是懊悔。

  關于鄒雪紅到德格“守邊關”,民間“路邊社”發了一個“本報訊”:當初縣上主要領導很不以為然,“德格海拔高,條件差,維穩任務重,治安復雜,一個男的就是拿出吃奶力氣也不一定擺得平。”州公安局領導就同他“私聊”,搞了一個“君子協議”——一年后不行換人!從她上任至今,德格縣公安局實現了底部突圍,命案與大要案全破,發案下降;榮獲集體三等功,成為德格縣先進基層黨組織、“民族團結進步創建活動示范單位”;民警仁青多吉獲“四川省優秀人民警察”和“十大雪域衛士”光榮稱號;在2018年度州公安局目標考核中,由之前的末位揚眉吐氣獲得全州二等獎!鄒雪紅的藏族名字叫“扎西曲珍”,這是一個很有象征意義的名字,在藏語里,“扎西”是吉祥;“曲”是“法”;“珍”是觀世音菩薩化身的女神“度母”。整個名字的詩意組合就是——神如母親陪伴,予人呵護,帶給人吉祥,護佑人一生平安。這個名字天生就是取來當公安局長的。

  鄒雪紅的名頭甚至還走出甘孜、打到北京。今年6月,她參加公安部2019全國公安政治輪訓時,在結業大會上發言:“有人講高原工作氧氣稀缺,條件落后,躺著就是一種奉獻,但我的弟兄們卻說‘躺著不是奉獻,海拔高度鑄就精神風碑,高原之巔見證英雄風采’”。臺下掌聲雷動,“一舟輕雪”當場收獲一大把粉絲。

    我們到德格時,縣上正舉辦“康巴文化高峰論壇”——德格是康巴文化發祥地,與西藏拉薩、甘南夏河并稱藏區三大古文化中心。看到縣上主要領導與鄒雪紅一起談笑風生接待來自全國各地的專家學者,我心頭“咯登”一下:莫非這主要領導也成了“一舟輕雪”的“粉絲”?

  為了烘托“康巴文化高峰論壇”,德格還舉辦了美食文化節,每個片區鄉鎮一個展示區,沿著德格“母親河”色曲河邊一字拉開。鄒雪紅聯系的中扎科鄉所在的溫托片區就布置在一片白樺林中草地上。入夜,河風吹拂,一彎新月如歌,鄒雪紅與溫托片區的干部群眾和德格縣公安局的兄弟姐妹們手挽手圍成一圈,隨著激情歡快的音樂跳起了鍋莊。跳舞間隙,許多小青年排著隊來向她敬青稞酒,一杯酒一支歌,互相應和……估計是難得有機會放松,鄒雪紅基本上是來者不拒,“一曲新詞酒一杯”,歌罷“咯咯咯——”笑得像阿須草原上一朵緋紅的格桑花。尼擁不干了,一把將鄒雪紅擁在懷中,生怕河谷的夜風吹著她,更生怕這些鳥人將閨蜜搶走,“敬酒的沖我來——”

  作為“一舟輕雪”新收編的“粉絲”,我自然要“采訪”她的微信空間。空間有兩個板塊。一塊是警界風云,一塊是她純粹的私事。說是私事其實也是“公事”,這就是她的雪山草原湖泊風光攝影。她的眼睛絕對稱職,那些照片屬于“大片”,并且都配了詩一般的文字——

  醉美金秋,最美木日措,上帝的調色盤,人間的多彩畫卷,愛你的豐富多彩,低調內斂!

  上天總會把最美好的給你,只要你堅持,只要你努力,就會有美景,就會有奇跡!

  雪山下靈動的生靈,昭示生命的純潔安靜,所有的苦累都融化在神湖中,隨著水波蕩漾至天際!

  雪皚皚,天清明,警衣深掩灼丹心。

  提槍巡衛三千嶺,笑看冬長百丈冰。

  …………

  這些“大片”與文字讓我讀出了一個“何意百煉鋼,化為繞指柔”的有趣靈魂,眼前出現了瀘州警校當年那個捧讀徐志摩《新月》的清新女孩——白駒過隙,時光荏苒,作為一個“一年三百六十日,都是橫戈馬上行”的公安局長,她依然難得地守護著心靈中這一片開滿“詩歌”的純潔。也許,正是雪域高原凈土的呵護,那一舟輕雪才獲得生命的靈性,如同米蘭·昆德拉說的“人生活在別處”——“隨著水波蕩漾至天際”吧。
我的思緒還在隨著空間“大片” 與文字發散延展——

  善地德格的阿須草原上誕生了藏地史詩《格薩爾王傳》,鄒雪紅的故鄉丹巴則是藏區最燦爛的“美女名片”,兩大文化像兩條美麗的河流在她心靈中交匯,“天人合一”,這朵鏗鏘玫瑰當然要在雪域高原創作一段風雪彩虹。

  “英雄肝膽兩相照,江湖兒女日見少,心還在,人未老——”我特別喜歡王菲在電視劇《笑傲江湖》中那扣擊人內心柔軟的演唱,空靈、悠遠又滄桑的旋律,讓我想到鄒雪紅警校閨蜜“羨慕忌妒恨”的感嘆,“當年的姐妹們現在大多安于相夫教子,她卻還在事業上猛沖猛打,還在詩和遠方中!”

  這樣一個藏族奇女子,還使我想到了一個發小朋友的話——他是著名作家、電視劇《雍正王朝》編劇,曾因寫作公安英烈專訪《淚比血紅》,受到時任公安部長的賈春旺接見。多年前他從藏區歸來時對我說,藏族中出眾的女子,那叫一個天然神韻、氣質高雅,內地女子根本無法比。鄒雪紅應該是這個說法的生動注釋。我相信,如果向他推送鄒雪紅,他一定會將“一舟輕雪”加為好友,成為粉絲是必須的!(作者:陳大剛)

    相關鏈接

    一、作者簡介:

    陳大剛:古藺赤水河邊大山中五短漢子一枚。信奉出門就是硬道理一說,貌似途中一牛,生就東奔西走趕場命。性子急火,與那現實一言不合,就要拔腳上路。路上又不安份守已,喜歡胡思亂想加信筆涂鴉,跑完中國,竟然成了《筆走大中國》一書。再后又上了一個三流詩人“總有一個海灣的一塊巖石,刻有你的名字”臭詩的當,就神經兮兮用雙腳比劃世界地圖,實施個人版圖的“大航海”擴張,開始尋“名”之旅。居然已得近四十國,并斗膽將美利堅、俄羅斯、法蘭西、英吉利、日本大和這些牛逼國家玩弄于文字之中——現在而今眼目下,蠢牛還在途中,尋“名”之業未果,涂鴉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喲!

    二、瀘州作家陳大剛新作《筆走五大洲》首發式舉行/Article/jryw/201810/135257.html(完)

編輯:馬驍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沒有了
  • | 關于我們 | 免責聲明 | 廣告合作 | 聯系我們 | 誠聘英才 |
    彩票1.998双面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