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頁 你的位置-->內容頁           ★★★ 【字體:

楊光英:瀘縣老郵遞員口述鄉村通訊發展

文章來源:川南在線 更新日期:2019/9/26 11:21:49

  劉志,在四川瀘縣某偏僻的鄉郵電所工作了近四十年,他親眼目睹了改革開放四十年我國農村通信由弱變強的風雨歷程。

  1979年,劉志高中畢業,當了一名鄉村郵遞員。那時候,一個鄉郵電所只有一個人,工作是負責報刊、信件、包裹、匯款、電報的收寄與投遞。

老式郵電所(配圖來源:網絡)

  有一個重慶銅梁的女知青彭琴,一年回家一次,與家中的聯系就靠每月一封家書。因交通不便,距離遙遠,每封信要在路上耽擱半個月,五年下來,母女倆通信幾百封。如有急事就發電報,然而,當年發電報的價錢對老百姓來說很貴,大家都惜字如金。

郵政自行車(配圖來源:網絡)

  有一天,收到一封“母病危,速回”皺巴巴的加急電報,劉志不顧天黑,騎自行車把電報送到彭琴手里。彭琴拿著電報找到大隊,大隊長安排開拖拉機的人送她到隆昌,她等到天明才買到回重慶的汽車票。回家后,她卻沒有見到母親最后一面,因為電報是三天前發出的了。

老式搖把電話機(配圖來源:網絡)

  劉志說:“當時,郵電代辦所與鄉政府的辦公室只有一墻之隔,鄉政府辦公室在靠墻的窗口安裝了一部搖把子電話。電話響了,我時常把電話接起后將話筒放在一邊,然后去叫接電話的人。一般一個電話要占線二十多分鐘。打一個電話出去非常難,特別是長途電話要經總機層層轉接。鄉政府距區公所二十多里,是泥濘小路。一遇吹風下雨,電話線鐵絲斷線,造成電話不通,為保證通訊暢通,我就得冒雨去巡線。”

  對此,筆者頗有體會。1979年,筆者升學考試上了師范的體檢線,都是公社辦公室接到電話通知廣播站,廣播通知了三遍,全公社的人都知道我哪天到瀘州體檢……

排隊打公用電話的打工仔打工妹們(配圖來源:網絡)

  劉志說:“上世紀90年代,我所在的鄉集資開通了程控電話。我花一萬多塊錢安裝了一部公用電話,老婆干起了守公話的營生。一根鐵絲不需總機轉接,就能聽到遠在千里之外親人的聲音。老百姓雖苦于裝電話難、初裝費高、移動電話用不起的困惑,但為了和遠在干里之外打工的親人通上話,話費貴點也心甘。每逢趕場天,公用電話排隊等電話的人擁擠不通,幾十里外的鄉親預約時間接電話的絡繹不絕。BB機的出現,加速了公用電話亭的建設。‘大哥大’只有成功人士才買得起,時興了兩三年。隨著經濟的發展和技術的進步,農村電話由鐵絲換成了光纖,鄉場鎮的電話漸漸多了起來,并逐步向村社發展。那時候沒有電腦和網絡,電話就成了老百姓的一大精神依托。”

  劉志說,隨著電信改革和郵電分營,互聯網時代悄然來臨,曾經的加急電報、長途電話格子間、程控交換機、小靈通、家庭座機都慢慢被淘汰。通信行業市場竟爭越來越激烈,波瀾壯闊的變革和科學技術迅猛發展,帶來了生活節奏的加快。老百姓開始迷戀上了手機這個無線通訊,單一笨重的舊式機變成了款式多樣的智能機;語音通話,變成了網絡聊天和視頻通話;通信業演變為郵政、電信、移動、聯通和鐵塔,由賣話費變為賣流量,3G、4 G、5 G技術一路高歌猛進。農村裝機不再難,過去是用戶找經銷商,現在是經銷商送手機、送寬帶、送電視下鄉找用戶。農村寬帶、電視、手機普及率達到92%,手機和網絡已成了村民不可缺少的生活必需品。

  如今,隨著各種智能手機軟件的開發利用,越加豐富了通訊工具的功能:聊天、視頻、購物、學習、娛樂、各種支付……幾乎都超出人們日常交流的需要。這也加速了電商和快遞業的迅猛發展,通信企業已成為上市公司,開始實施現代企業管理制度,重宣傳、重品牌形象,通訊將造福更多的老百姓。“這是四十年前人們無法想象的,現在的農民真幸福!”劉志說。  

  四十年來,農村通訊業的騰飛與崛起,讓我們看見了祖國由弱到強的歷程,看到了百年中國夢的美好愿景。(作者:楊光英)

  作者簡介:

  楊光英,四川瀘縣人,四川省作協會員,堅持業余創作30余年,有數百篇散文在各級報刊發表、獲獎。合著散文集《逝水留香》,出版個人散文集《心境向暖》。(完)

編輯:馬驍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沒有了
  • | 關于我們 | 免責聲明 | 廣告合作 | 聯系我們 | 誠聘英才 |
    彩票1.998双面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