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頁 你的位置-->內容頁           ★★★ 【字體:

定制服務演時尚輪回 歲月痕跡訴往日故事

文章來源:酒城新報 更新日期:2019/9/23 16:16:36

  私人訂制、量身定制等宣傳口語早在21世紀初就廣泛地在人群中傳播,如今為彰顯個性和時尚,定制更是年輕人、中年人等人群在追求品質時的一項選擇。但在物資匱乏的年代,“定制”是百姓獲得商品的唯一途徑,一個看似簡單的“時尚”輪回,卻記載著時代變更的酸甜苦辣。

  票證經濟年代

  每張票證上面都分別標注了相應的數量,五顏六色的小紙片看起來輕飄飄、軟塌塌的。市民唐女士回憶起憑票購物的年代,十分感觸。

  票證按照每戶的人口限量供應,而且每個人每月都有限制。因家中人口眾多,有四個兄弟姐妹,唐阿姨的母親總會想辦法在每個月的布票和糧票中攢下幾張,以備不時之需。“那時候的生活,票證就是‘通行證’,沒有它有錢也寸步難行。”據她回憶,買米有糧票,穿衣買布需布票,買肉要肉票,就連買一盒火柴,也得用火柴票,幾乎生活中每一樣不能缺的東西都與票證緊密相連,這一段時期被人們稱為“票證時代”。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一家人要半個月才能吃上肉,打一盤牙祭。衣服都是反復打補丁,你們現在年輕人肯定沒見過。”唐阿姨告訴記者,最多的時候每人每年供應棉布9米左右,最少差不多有7米。除了制衣,家里的床單、窗簾、枕套等都需要用布,那時能穿上新衣成為一種奢望。“每個月我媽就存一點布票,到春節時,他帶著我們兄妹4人,去布店買好布后再到一個偏僻的弄堂里去找一個老裁縫,然后說一堆好話,讓她給我們量身裁衣。”提起票證,仿佛喚醒她記憶的閘門,回溯到那個憑票供應的年代。

  彰顯自由個性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經濟迅猛發展,生活水平得以提升。上世紀80年代后,布匹供應日趨豐富,1983年12月31日布票停止使用。

  彼時,人們對服裝的需求,已不再是遮寒蔽體,而是逐漸轉變為對時尚、個性等方面的追求。在唐阿姨兒時記憶中,裁縫是個了不起的人物,成年后的她開始學習各種制衣技術,一做就做了近半個世紀。如今,她在藍安路一段仍擺了個小攤位,為街坊量身裁衣。“他們來訂一套純棉的夏裝普遍選擇120-180元的價位,也有選70、80元的。春秋裝一套的價格在230-270元左右。”“忙得過來三天就可以來拿,最遲一個周。”來找唐阿姨制衣的基本在50-80歲的年齡。“年輕人也看不起我做的款式。”唐阿姨說完,便低頭盯著縫紉機的針線,雙腳繼續踩著踏板。

  如今人們對服裝個性化和獨特性的要求日漸增長,作為消費主力軍的80、90后,他們希望能通過服裝展示自我,想要服裝符合各自年齡、職業等,批量生產的成衣已不能滿足他們需求,量身定制模式也應運而生。記者在城區走訪發現,紅祥西街、大山坪、百子圖、鐘鼓樓等地均有個人、團隊服高端定制的門店,店外LED燈上閃爍著可定制羊絨大衣、西服、夾克,店內也掛滿了各式各樣的定制款式樣服。在店內量尺寸的劉小紅表示,一套合身服裝,能美化體型,而且細節上可以挑選自己喜歡的風格,張揚個性的同時,更能展示穿衣人的魅力和氣度。

  達成統一和諧

  說起定制,除了服裝定制外,另一個為大眾熟悉的便是家具定制,風靡于90年代的家私定制,至今仍是時尚的風向標。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36條腿”是結婚標配,即1張桌子,4把椅子,雙人床、大衣柜、寫字臺、飯櫥各1個。為了能擁有這36條“腿”,李華老人當時每天到木匠鋪里要一些廢棄的木料,請師傅到家里打家具。“自己撿木料,再請師傅上門就便宜很多。”李華回憶著當時邀請工匠師傅的情形說:“師傅來了后,會先量一下房間大小,再根據你的擺放位置,開始做。”“那時候的人不會考慮好不好看,做出來的家具就是一種時尚。”

  90年代,在家具中開始流行一種轉角電視柜,經成品和制定品之間的再三比較,李華最終還是選擇了定制。“當時買一套帶轉角的電視柜要上千元,我定制一套才600元左右,便宜一大半。”李華聊起他撿到的便宜。

  當下,人們的審美觀念不斷更新,各類戶型的風格裝修也屢見不鮮。不少市民表示,很多家具在展廳里風格漂亮,一旦搬到家里卻黯然失色,不是尺寸與空間不符,就是款式不契合整體風格。位于萬象匯商場旁某家具定制公司人士告訴記者:“我們2013年開始推出全屋定造概念,其包羅整體衣柜、書柜、酒柜、鞋柜、電視柜、入墻衣柜、整體家具等,不僅達到裝修風格、家具風格及空間的統一性和協調性,也為廣大消費者供給個性化的服務。”

  精品消費時代

  一根根細小而飛速的光纖,承載各式各類的網絡商品。自從互聯網的快速發展和電商平臺的崛起,實體店不再是購買商品的唯一的途徑。

  以網絡為主的生活模式中,不少新型職業和服務也孕育而生。近年來,定制游異軍突起,儼然已成為旅游業“黑馬”,隨著每年嘗試定制游的旅游者成倍增長,旅游定制師逐漸進入人們視野。市民王爍和朋友相約國慶出游,時間是定好了,但選擇目的地卻在他們之間發難。“有的要去海邊,有的想去草原,意見不統一,一來二去的都要快鬧矛盾了。”無奈下,王爍只能求助旅游app上的定制師。“我們下了三單,就海邊、草原、國外都定制了行程,然后大家來選最感興趣的,最后確定對方提供的方案報價,付款就行。”

  隨著國內經濟的高速發展,傳統旅行社提供的跟團游產品已經無法滿足消費者出行自由和玩法多樣等需求,消費升級催生出人們個性化、多元化旅行需求增長。為此,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在出游時,會傾向于選擇旅游定制師——這既可享受詩意生活,又能免去做攻略的繁瑣。據一位定制師從業者表示,“對客戶來說,我們為其制作的路書和制定的行程,就像是讓他們遇見一場期待中的驚喜,這個驚喜是定制師或者各種攻略提前告訴你的,但是真正遇見是需要客戶自己親自去體驗的,如果沒有實際到達目的地,無法切身感受這種驚喜。”

  歷史存在于細節之中。每每回顧這些代表著過去年代日漸泛黃的“信物”,時常有恍如隔世之感。從當初的定點購物形式,到如今的私人定制模式,無法想象時代大潮還將如何變幻,但相信那一定是和諧繁榮的美好世界。(新報記者 王延峰)

編輯:成欣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沒有了
  • | 關于我們 | 免責聲明 | 廣告合作 | 聯系我們 | 誠聘英才 |
    彩票1.998双面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