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頁 你的位置-->內容頁           ★★★ 【字體:

求學路上戰友相隨 更新迭代初心不變

文章來源:酒城新報 更新日期:2019/9/23 17:04:14

  每年9月,看著孩子們背著嶄新的書包走進校園,不禁勾起兒時的回憶。步入校園的第一天開始,文具便成為陪伴我們漫長求學路上的“老戰友”,從木頭鉛筆到自動鉛筆;從橡皮擦到修正帶;從帆布包到拉桿箱;從鐵皮文具盒到多功能文具盒……小小的文具不僅是學生學習狀況的縮影,更寄托著家長對孩子學習進步的期盼。新中國成立70周年來,小文具發生了蛻變,從短缺到豐富、從簡陋到精致,其發展和“進化”的過程體現著時代變遷,從另一個側面展示出人民物質生活的不斷豐富和生活品質的不斷提升。

  文具盒:從帆布到多功能

  “那時候哪兒來文具盒哦?我1957年讀完小學,都沒有文具盒的概念,那個時候母親扯了一塊老粗布,這既是書包,又是文具盒。”今年70歲的張隆虎邊說邊拿出一塊兒布向記者展示,這看似一塊平凡且普通的布,但對他們學生可有著大作用,以前的課本、文具都用這塊布包起來,然后用繩子纏住,防止東西掉出來。

  到了上世紀80年代,鐵皮盒成了校園里的流行款。對于1972年出生的張勇來說,文具這個概念已經比父輩豐富了很多。張勇的鐵皮文具盒是雙層的,這種文具盒在八九十年代的小學生手中幾乎人手一個。上層放著常用的文具,比如一支筆一塊橡皮,下面就別有洞天,有時放上一支新鋼筆,有時放一排新削好的鉛筆。“當時這種鉛筆盒三至五元錢一個,每個人的都差不多。”張勇介紹到,文具盒里面的文具其實也幾乎一樣,中華鉛筆、英雄鋼筆、長城牌高級繪圖橡皮……上課的時候,可以聽到開關文具盒叮叮咣咣的聲響。

  對于“00后”的孩子來說,文具盒早已不再是老式的塑料或鐵皮文具盒,花樣迭出的筆袋、多功能文具盒為孩子們提供了更多選擇。“現在,各式各樣的文具已經成了孩子提升學習效率的好幫手。”張勇的女兒張子琪上小學二年級,他去年為孩子買了一個畫著小豬佩奇的筆袋,筆袋大大小小幾個隔層,外面還有幾個小口袋,更加便于收納和整理。今年給孩子新買了一個塑膠材質的文具盒,還帶有一個密碼鎖,如果學習累了,按一下文具盒上的按鈕,就會響起輕松的音樂。張勇說,現在人們生活條件好了,文具盒的樣式也越來越多,孩子們幾乎每年都換新的。

  筆:從鉛筆到自動筆

  在新民小學附近的一家文具店里,42歲的店主張女士正忙著將各式各樣的文具按不同功能分區域整齊擺放,方便“小顧客們”選購。“現在筆做得精美,小學生都愛買,多大的筆袋都裝得滿滿的。哪像我小時候,鉛筆盒里就兩支綠皮鉛筆、一塊橡皮,還得省著用。”張女士感嘆道。

  然而,“70后”眼中樸素的鉛筆,在“40后”等老一輩眼中卻是“奢侈品”。75歲的趙天出身于農民家庭,8歲時,他被父親送進學堂,買不起昂貴的筆,一只筆要用很久,當時除了寫作業,他從不亂涂亂畫,用到手都握不住了,還要把鉛筆頭綁在小木棍上接著用,趙天說:“為了節約用筆,還發明了用燒火剩下的煤灰兌水制墨,用小竹棍在地上寫。”一邊清理重孫子文具盒中各式各樣的筆,一邊回憶讀書時期的趙天笑著說,他當時最羨慕的事兒,就是同學擁有一支鋼筆,升入大專后,他也擁有了自己的第一支鋼筆,“那是一支有點漏墨水的舊‘英雄’牌鋼筆,每次用完,手上就藍糊糊一片。”從小學到大專,他用壞了十幾支筆,如今,一個孩子的文具盒里都有這么多支筆。

  在文具店,五花八門的筆漸漸替代了鉛筆,2元一支的中性筆、5元一支的馬克筆、7元一支的自動鉛筆、18元一盒的水彩筆、25元一盒的油畫棒……新報記者發現,在這家不到10平方米的文具店內,筆的種類不下20種。上學時分,前來選購的學生絡繹不絕。“我喜歡收集筆,上課來學校早,就會到文具店逛逛,遇到自己喜歡的都會買下來。”新民小學學生瀟瑜一邊挑選著自己喜歡的水性筆,一邊向記者介紹到,自己的零花錢不買零食,都花在筆上了。

  書包:從帆布包到拉桿箱

  新學期開始,現在的家長都會帶孩子去挑一個喜歡的書包,各種造型,各種圖案應有盡有。但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大多數孩子上學背的書包是用剩下的布料或舊衣服改制的,能背上軍綠色的帆布包是一件令人羨慕的事兒。

  “我要上小學時,在一家紡織廠上班的母親,連夜加班用她們廠里淘汰的廢布,將一塊塊碎布用針線一針一針拼接了一個單背帶的簡易書包。”出生于1973年的石磊回憶道,母親做的這個書包沒有拉鏈,僅用一塊棉布分隔成兩層,分別放書和筆,大一點的一層用來放書,小隔層里面就放一些鉛筆。“這個書包特別耐磨,我用了整整6年。”石磊滿臉自豪地說,不過,當時商店里供應的都是整齊劃一的軍用挎包,上面都寫有“為人民服務”5個紅漆大字,小學生時期整天盼著能背上這樣的書包,這樣的夢想直到他上初中才實現,不過那軍用挎包還是哥哥用過的。

  等到石磊的兒子在上世紀九十年代上學的時候,時代已經完全不一樣了,石磊那個年代的人夢寐以求的帆布書包早已銷聲匿跡,取而代之的是各種兒童電視劇里卡通人物造型的雙肩包。“我在給兒子買第一個書包的時候,市場上幾乎看不到軍綠色帆布包的影子了。”石磊說,進入新世紀后,書包被賦予的“情懷”逐漸減弱,“功能性”則逐漸加強,背部3D設計、護脊分壓、立體凹槽,防止孩子背久了背部摩擦受傷,書包上還有反光條,保障孩子的出行安全等等。兩年前,石磊帶孫子到文具店買書包,他第一次見到拉桿式的書包,在書包背部裝上了雙桿,底部安上了滑輪,即可以像普通書包一樣背著,又可以像旅行箱一樣拉著走,輕便十足,石磊不禁感嘆道,現在的孩子真是太幸福了。

  書皮:從報紙到包裝紙

  到了新學期,當我們喜滋滋地捧回新課本時,總是愛惜地用手去擁抱它,生怕新書出了褶皺,更怕一個不小心把封面弄臟,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包書皮。“裁下翻找到的舊年畫,或者舊報紙,按照書本的大小模樣,多留些邊邊角角,尤其是兼顧考量書脊的厚薄,以便校驗合適的尺度,否則,會白白浪費一張書皮。”在城區一學校門口開了20多年文具店的趙老板回憶起自己小時候包書皮時,文靜的她一下就打開了話匣子,包好以后,要在玻璃板下面壓一下,并在最上方工工整整地寫上“語文”“數學”等科目大字,下面一行寫上漂亮的班級姓名。到了期末的時候把書皮撕開,封面依舊干干凈凈,就像新書一樣。

  趙老板介紹到,2000年以后,塑料書皮慢慢流行起來,廠家根據教材的不同規格裁好大小,家長買回去粘到書上就行,當時受到家長學生的熱烈追捧,趙老板說,如今,書皮種類越變越多,繼塑料書皮后又出現了書皮紙。在趙老板的店鋪內,架上的書皮紙可謂琳瑯滿目,其圖案也是緊跟時代潮流,小豬佩奇、哪吒與米奇等各種卡通形象以及靚麗偶像明星都是學生們的熱寵。“每年我都是買書皮紙自己包書皮,選擇喜歡的圖案,花點心思細心地包,對書本就多了一份喜歡,學習的興趣更加濃厚。”她采訪當天,正在文具店選購的學生李琳琳說,她已經挑選了5分鐘了,幾十種花色讓人挑花眼了。

  60年代,鉛筆頭兒都舍不得扔;70年代,軍用挎包令人羨慕;80年代,鐵皮文具盒人手一個;90年代,文具變得多種多樣;如今,各式各樣的文具琳瑯滿目……過去質樸單一的文具現在越來越高大上。這些小小的文具,陪伴著學生們挑燈夜戰,是親密的戰友,更是一代人的回憶。時代在變,學習的方向不變;文具在變,教育的初心不變。(新報記者 汪瑤)

編輯:成欣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沒有了
  • | 關于我們 | 免責聲明 | 廣告合作 | 聯系我們 | 誠聘英才 |
    彩票1.998双面盘